当前位置: 主页 > 山东
这五种山东美食,你吃过三种我就服
更新时间:2017-12-18 15:13 来源:北方美食网 点击数:

(原标题:这五种山东美食,你吃过三种我就服)

一方水土,各有所宜。传统中式快餐,根据国人之肠胃打造,也许没洋快餐那么洋货,甚至土的掉渣。但小吃不小,生动体现着一方土产物宜、风情民俗,浓缩着一方水土的味道。小吃不小,让游子魂牵梦扰,让来客流连忘归,让百味人生,有了亲切的味道。一组小文,多是旅途奔波之余随手写成,信马由缰,不登大雅,文白相杂,风味各殊。苏子所谓“哺糟啜醨,皆可以醉;果蔬草木,皆可以饱”,窃慕斯义,乃于年终汇聚一编,留住旅途的味道。

济南大米干饭把子肉

这五种山东美食,你吃过三种我就服

济南地当南北要冲,自古为江北名城,西接运河之动脉,东连齐鲁之膏壤,北走京师之重,南下苏杭之富。明清以降,遂为齐鲁大邦之会。此城交通发达,黄河、小清河连通大运河,得水陆之便。由是六百年间府衙相望,商贾云集,文化积淀,尤为深厚。南粮北运之余,济南人食用米饭,较山东它处为多。济南之大米干饭把子肉,与济宁之甏肉干饭,路数略为相似,差异在细微之间。肉皆肥瘦相间,连皮切做大块,不假刀功精细之烦。及其享客,肥而不腻,肉香浓厚,与米饭之馨香细腻,相得益彰。或佐以酱豆腐、酱鸡蛋,加以炒菜数味,虽花费不多,而营养丰富,足堪饕餮。古人所谓膏粱肥肉,岂不在兹!以其方便味美,经济实惠,南北之客,莫不食之而快,诚北国之“快餐”也。

济宁昔为运河重镇,赖运河而荣,其地去省城不远。然则甏肉、把子肉,可否有亲缘传承关系?是济宁因漕运之兴盛,开风味之先?还是济南因省城繁华,先得此佳味?纵观齐鲁全境,虽面积不过新疆十分之一,而各地市地理形势颇有差异,民间饮食习惯亦颇有不同。潍坊地当山东腹地,平原广阔,壤地深厚,宜于农耕。兼之商旅辐辏,民间面食丰富,若朝天锅、和乐、肉火烧,皆风味独具;临沂多山,于山东最为地域广阔,而土地相对瘠薄,其俗喜食煎饼,多以粗粮为之,便于携带,而无变质之虞。地瓜、玉米,皆易于丰产,而营养丰富,故价格低廉,全活人口甚众。清代以来,中国人口爆炸,虽由康乾之百年盛世、持久和平,亦由农业种植之改良。民以食为天,小小作物,遂影响社会之变迁,改变历史之面貌。

曹县大、小鱼汤

曹县,在鲁之西南,地处中原,接壤豫东,其乡音土俗,颇与河南临近。中原大地,大河之畔,自古乃诸夏根本之地。三代之上,中华先君尧、舜、禹之所经营。及商代建都于此,汤王、伊尹、琪子列圣,陵墓在 焉。其地素号“天下之中”,故历代诸侯会盟,王朝兴替,于此风云起伏,影响天下之运势。

乙未之岁,余再访斯邦。初来时偶遇当地小吃曰“鲜鱼汤”:一只大粗碗,几条小鲫鱼,就着鲜美的鱼汤,围坐在地摊上吃包子。以其味道鲜美,它邦所无,及再来又食之。及端至桌上,与上次迥然不同:小鱼甚少,二三可数,皆细若小指,以面粉为汤,加入胡椒,多放小豆腐泡、油炸小面琪,主食则杂面馒头,掺以高粱米。询之,小鱼多着为大鱼汤,少者为小鱼汤。入口亦温暖香辣,以其食材俭朴,三四元即得饱食,亦可谓亲于民众,物美价廉。

历史变迁,曹县今为鲁西南小县,既逢太平之秋,小县亦车水马龙,店铺鳞次栉比。售卖鱼汤之店铺甚多,百步之内,若西安面皮,沙县蒸饺,济宁甏肉,或西式炸鸡,九州岛风味,往往而在。《史记-货殖列传》云:“人各任其能,竭其力,以得所欲。”是故四方之物“日夜无休时,不召而自来,不求而民出之。岂非道之所符,自然之验耶?”所谓民生,贵在各得所欲,各得其所而已。孟子云:“使民养生丧死无憾,王道之始也。”

邹城羊肉泡粥和川味面

这五种山东美食,你吃过三种我就服

川味面,非川非鲁,亦川亦鲁。昔川人援建工程,北来此邦,形成独特之风味。然而虽天下风俗之大,亦由人民各甘其食,各美其服,养成习惯,谓为当然而已。及流变万千,在其间矣。辣味有热烈之颜色,昂扬之滋味,发以刺激之效,收以中和之功。于是数十年间,辣遍南北,红透中国。